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上市公司向前高管追偿26亿

时间:03-21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61

上市公司向前高管追偿26亿

上市公司与前任高管的仇恨能有多深?近日,ST康美将矛头对准前任高管,发布公告向公司前董事长、副董事长、董秘追偿26.08亿元。表面上看是不讲人情,实则浸透了过往辛酸。康美药业,从千亿中药白马股到“A股史上最大造假公司”,而本次被控诉追偿的前任高管正是始作俑者。不过,追责路途漫漫,康美药业的胜算有多大?犯错的高管能拿得出这笔钱吗?图/图虫创意向“首恶”追偿26亿元3月13日,ST康美公告,公司向前董事长马兴田、副董事长许冬瑾、董秘邱锡伟追偿26.08亿元。同时向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追偿3.41亿元,该所在ST康美业绩造假的三年时间为其提供审计服务。总计超过29亿元的追偿数额,在A股可谓开创先河。这不是康美药业第一次创造“A股之最”。2021年11月12日,康美药业被判向52037名投资者赔偿投资损失约24.59亿元,马兴田、许冬瑾、邱锡伟等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康美案,也成为了我国证券史上迄今为止判决赔付金额最高、获赔人数最多的案件,同样也是新《证券法》确立中国特色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后的全国首例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集体诉讼案。ST康美董秘处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对前高管与中介机构提起的诉讼,正是基于公司2021年11月对投资者进行的约25亿元的赔偿,目的是维护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马兴田、许冬瑾夫妇不仅是公司的前任高管,更是康美药业的创始人,一手缔造了轰动一时的“300亿造假案”。2019年,康美药业承认公司在2017年虚增货币资金299.44亿元。后证监会查明,康美药业在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累计虚增营业收入约300亿元,累计虚增货币资金约886亿元。作为重磅后续,本次ST康美追索巨额损失,虽然石破天惊,但是有据可依。中国证券法学研究会理事、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厉健对中国新闻周刊解读,ST康美在赔付投资者损失后,起诉证券虚假陈述相关责任人员,这类追偿诉讼映射出依法追“首恶”的信号。“首恶”一般是资本市场违法违规的始作俑者。在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中撒下“弥天大谎”,一般是只有实控人等首恶才具有的能力,因此对首恶们大力追赃挽损是很有必要的。厉健指出,证券虚假陈述司法解释第二十条明确规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发行人实施虚假陈述,发行人在承担赔偿责任后要求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赔偿实际支付的赔偿款、合理的律师费、诉讼费用等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广东深超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思远进一步解读,在康美药业被认定的证券虚假陈述行为中,时任董监高是相关违法行为的直接负责人员,康美药业相关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严重侵害了原告的信赖利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应当与发行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当然,康美案的涉事高管们“难逃法网”。2021年11月,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许冬瑾及其他责任人员11人,因参与相关证券犯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但讽刺在于,按照2005年《证券法》,即便是顶格处罚的标准,证监会2020年7月对康美药业实控人马兴田夫妇分别处以90万元的罚款,对康美药业的处罚也仅为60万元。300亿造假被罚60万,彼时不少声音质疑,这样的处罚是否“罚酒三杯”?正基于此,本次ST康美对首恶的26亿元追偿虽暂无结果,但作为迟到了近4年的后续,其意义更显得弥足珍贵。拿到钱有多难?只是,对于ST康美来说,发起诉讼并获得法院受理,只是追责的第一步。下一步,还要等待开庭后的进一步判决结果;而即便是胜诉,也要考量执行过程中的难度。首先,巨额追偿官司的胜算究竟有多大?虽然本案是行业第一次出现数目如此巨额的高管追偿,但这条追责之路已有“成功”的先行者,的确有董监高“反向”赔偿公司的案例。2023年2月,在上海金融法院的主持调解下,大智慧诉董监高追偿案当庭顺利调解,大智慧将获控股股东3.35亿元全额赔偿。与ST康美相似,大智慧把高管们“送上”被告席,目的也是要求他们支付其在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系列案件中向投资者支付的民事赔偿款。“这是全国首例由投资者保护机构代位提起的向公司董监高追偿的案件。”厉健介绍。此外,陈思远亦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早在康美药业案件之前,五洋建设案件已经获得了法院的判赔支持,在该案件中人民法院开创性地采用了比例连带责任,体现了“比例连带,精准追责”的审理思路。“不仅更为精确地让每一个违法主体承担其相应的赔偿责任,也让肩负着信息披露责任的‘看门人’更为具象地体会到违法违规需付出的代价。”以追首恶为目的,既有“法理”,又有“情理”,ST康美是有一定胜算的。关键是即便过了法院这一关,被执行人的清偿能力也成为ST康美能否拿到赔偿的决定性因素。承担100%连带责任,并不等同于拥有100%的偿付能力。想要从“首恶”手中拿到真金白银,并不容易。而今,马兴田等三人已经锒铛入狱,其清偿能力不容乐观。以马兴田为例,天眼查平台信息显示,马兴田担任法人代表的企业有6家,但其中4家已经处于或注销或吊销的状态,尚且有效的只有“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普宁市金信典当行有限公司”,而两家公司的主要资产就是持有相关的ST康美股票。ST康美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23年12月康美实业持有公司股权比例从5.21%减少至 4.04%,不再是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但基于破产清算程序,这部分股票将继续通过公开拍卖减持。金信典当持有的ST康美股票已于2023年5月被全部拍卖。事实上,在被证监会调查之前的2018年10月,马兴田就先行一步,把康美实业旗下资产“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划出,转到了女儿马嘉霖和儿子马嘉腾名下。彼时,康美健康小镇刚拍下的一块优质地皮总价就达到了40.29亿元。但目前,康美健康小镇的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天眼查平台信息显示,2023年7月以来该公司多次成为被执行人,截至目前被执行总金额超过40亿元。对于追偿难度及后续影响,ST康美表示,上述案件尚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具体开庭时间要等待法院公示,目前公司暂无法确定对公司本期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具体影响以后续执行及审计报告为准。厉健指出,上市公司起诉原实控人等责任人员追偿,目的是依法维护全体股东合法权益,通过法律途径最大限度争取挽回损失。“无论本案诉讼、执行最终结果如何,都有积极示范作用和警示意义。”“造假第一股”新生不易值得注意的是,3月12日晚间,ST康美还披露了一则全资子公司普宁中药城被申请破产清算的事项。一边追债,一边被追债,ST康美的现状有点让人看不懂。对此,ST康美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该事件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之前该子公司也出现过类似纠纷,但都已与对方完成和解。但不得不承认,“A股最大造假案”的阴影,依然是康美药业挥之不去的梦魇。自曝造假事件后,康美药业不只是原形毕露,更是元气大伤。2019年至2022年,公司主业连续四年亏损,扣非净利润共计亏约449亿元。危急关头,广药集团出现。2021年,ST康美破产重整成功,控股股东由马兴田控制的“康美实业”变更为“广东神农氏”。广东神农氏正是广药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在广东神农氏的主导下,康美药业完成破产重整工作,全部债务已通过现金、股份、信托权益等方式实现100%清偿。正是靠新入主的“白衣骑士”,彼时资不抵债的康美药业完成了24.59亿元的投资者补偿。2022年又启动新一届康美管理团队,广药集团选派多位人士出任董事。2022年5月,因“退市风险警示”的相应情形已经消除,康美药业成功“摘星”,由*ST康美变为ST康美。新团队的入主融合,只是第一步。化解债务问题、完成产业协同的平稳过渡、主营业务重新回到健康增长的轨道,都尚需努力。也有好消息,ST康美终于要盈利了。根据公司发布的预盈公告,其2023年的归母净利润为0.90亿元至1.35亿元。这将是自2020年托管团队入驻以来,ST康美首次出现盈利。不过,漂亮成绩并不来自于自身业务提振,拉动业绩的主因是“非经常性损益因素”,表现公司自我造血能力的归母扣非净利润仍连续5年处于大额亏损状态。要知道,2020年康美药业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且财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想要在几年之内实现脱胎换骨,又谈何容易。向原高管追偿只是一个开始,康美药业对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仍然需要时间。作者:于盛梅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