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剧综联动新进展——综艺衍生剧的创作之道

时间:03-14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25

剧综联动新进展——综艺衍生剧的创作之道

2024开年,由爱奇艺小逗剧场推出的《一年一度喜乐会》特别季上线了两部由《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衍生的剧集《少爷和我》和《大王别慌张》,分别在豆瓣收获了7.2和7.9分的成绩,收获了众多观众喜爱,代表着综艺衍生剧集取得的新进展。国内综艺衍生剧集的探索其实由来已久,早期有《非诚勿扰》的衍生都市情感剧《新恋爱时代》,《大鹏嘚吧嘚》衍生品牌短剧《屌丝男士》等。近年来平台也进行了一些新的尝试,比如芒果TV为热门综艺《明星大侦探》打造的衍生微短剧《头号嫌疑人》《目标人物》,取得了豆瓣8.2的高分。但总体而言,相比剧集衍生综艺成为平台共同的发力方向,综艺衍生剧的联动开发较为少见。究其原因,在于衍生剧集无法像衍生综艺一样,仅凭设定情境和规则让嘉宾在其中自由发挥就能形成一定看点,而是需要严格把控剧集生产的每个环节,包括有着起承转合的剧情设置、高质量的道具置景等,成本较高,生产难度较大。再加上需要在情节内合理化地插入原生综艺的内容元素来完成“联动”行为,进一步加大了难度,稍有不慎就容易口碑崩坏,导致该衍生模式更加“费力不讨好”。在这种情况下,综艺衍生剧如何才能稳定发挥,在高效续接综艺热度的同时保证创作质量呢?口碑尚佳的《喜乐会》和《明侦》系列衍生剧或许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思路。 综艺衍生剧豆瓣评分图熟人局的创作:还原风格基调综艺衍生剧作为一种IP系列化开发的手段,在内容和风格方面都需要与原生综艺建立深入联系,因此沿用对原作调性最为熟悉、彼此配合已有默契的原班人马进行创作就变得十分必要。基于这一点,不论是衍生自喜剧竞演类综艺的《少爷和我》和《大王别慌张》,还是衍生自明星推理类综艺的《头号嫌疑人》和《目标人物》都尽可能在创作中选择原综艺中的演员嘉宾、编剧和导演。例如衍生剧《头号嫌疑人》的导演何舒和编剧陈晓翎是《明侦》的主要导演和编剧之一,主演王鸥、乔振宇、吴映洁和魏晨都是前几季节目的主要嘉宾,相互之间已有默契;《目标人物》的编剧瞿绍婷在之前就深度参与了《明星大侦探》第五季和第六季的编剧工作,主演白敬亭和魏晨也都是原综艺的常驻嘉宾。同样,2024年2月上线的《少爷和我》为延续IP风格,依旧由张哲华与詹鑫主演,由“少我”系列小品的原编剧团队单立人喜剧挑起编剧大梁。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的长时间共创,已经让团队磨合得十分默契,不管是该剧总制片人钮继新,还是单立人编剧企鹅,都表示团队内部“氛围愉悦,内部沟通成本很低”;随后上线的剧集《大王别慌张》中,演员吕严也表示熟人局的创作氛围对自己的情绪调动帮助很大,在谈及他作为“假大王”的卧底身份暴露,被大家赶下山的一场戏时,缺乏表演技巧的吕严完全投入了真情,他在采访中说道:“我们的关系都好,很容易带入角色。”相较于一个全新的创作团队而言,原班人马的创作省去了反复熟悉原综艺内容,彼此磨合的成本和时间,能够迅速整合原综艺中可重新利用的背景设定和成熟老梗来组建故事基本模型,让演员在熟悉的“关系场”中稳定发挥,让剧集的风格调性有了基本保证。原文本的衍生:联动综艺设定由爆款综艺衍生而来的剧集首先吸引来的是原综艺的忠实粉丝,相比于看到一个新故事,先入为主的粉丝群体更渴望在剧中看到与原综艺相关的元素出现,激起一波“回忆杀”。但如果单纯披着原综艺的标签“骗取”流量和粉丝感情,则会引发其逆反心理。例如《长生怪谈簿》与原综艺《开始推理吧!》关联淡薄,改编生硬,被观众说是“骗进来成功追完了”,豆瓣评分都未能及格。《长生怪谈簿》豆瓣部分短评而《明侦》和《喜乐会》系列衍生剧的成功之道在于,在创作时有效沿用了综艺中的部分设定,让观众在陌生的情节线中找到熟悉的人物关系和熟悉的情节点,但又进行了足够丰富的拓展。二者对设定的复用可以简单归结为两种,一种是对原综艺人物关系的再利用和再塑造,另一种是原综艺情节内容的联动与衍生。首先是对人物关系的复用与重塑。原综艺中的嘉宾已经成为系列作品中重要的“象征符号”,也是衍生作品对原生粉丝最直观的吸引力,观众往往会十分期待这些在综艺中有着默契配合的“真人CP”能够在新的故事中产生新的身份关联。例如《大王别慌张》中“胖达人2”组合重新以“大王”和“鼹师”的身份出现;《少爷和我》中刘波er和龙傲天两个角色虽然连续辗转于12个不同题材的故事,但每一次张哲华饰演的角色做出牺牲,都能让观众对“龙傲天誓死守护刘波”的情感认同重新得到复证。其次是对情节设定的联动和衍生。《明侦》衍生剧《目标人物》充分利用了《明星大侦探》第二季第九案中杀人网站的设定,白敬亭扮演的男主郝燃的人设背景就沿用自这一期当中拥有赏金猎人和保险推销员双重身份的“白保险”。而喜乐会衍生剧《大王别慌张》中吕严饰演的熊猫玲玲在卧底花脖子山的过程中被土豆饰演的鼹师质疑身份的情节,也让观众梦回二人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中,英国士兵卧底德国情报站的出圈作品《代号大本钟》。在剧情合理的前提下对原文本内容进行延伸和衍生,能够充分满足原综艺粉丝群体的期待,通过圈层的口碑发酵辐射至更大的用户群体,为其带去新的流量。长叙事的介入:重构叙事节奏需要注意的是,这几部剧集虽衍生自爆款综艺,但更需要主创在创作时保证剧集叙事线的完整性。比较下来,综艺节目更加注重嘉宾临场反应的真实性以及强规则设定下的搞笑效果,但剧集作品则侧重于起承转合间的戏剧性和因果清晰的叙事逻辑。以《喜乐会》系列衍生剧为例,吕严、土豆和詹鑫等人在喜剧大赛的舞台上更熟悉素描喜剧和漫才这类看上去夸张且无厘头,通过快速反转塑造高频笑点的创作方式和表演方式。但这种叙事结构作为主干放在剧集中明显是不适宜的,剧集叙事需要一个目标明确的主线任务作为情节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像小品或漫才一样过于密集但因果关联较弱的笑点无法铺满整个故事线。因此,主创们做出调整,在叙事主干结构上选择剧集化的创作方式,在细节上运用素描喜剧或漫才的创作技巧制造笑料。如《大王别慌张》中以玲珑塔卧底花脖子山,通过捣毁群妖设定的陷阱暗中保护唐僧度过这一劫难为主线,将玲珑塔作为打工人的心态变化作为暗线,主人公的行为动机始终充足,保证了完整的剧作呈现。但在一些具象化的笑点植入上,该剧显露出不少土豆和吕严之前的表演风格。例如玲玲和鼹师在山坡上谈论先王时,鼹师一本正经地用粉风怪“躺平”“佛系”“不作为”等人生理念劝解面临生死危机,急需解决方法的玲玲,而玲玲在一旁找碴和吐槽。鼹师作为略显滑稽的神经病角色和玲玲作为较严肃的找碴角色,是二人在喜剧大赛中常用的“漫才”表演方式。以及剧中常常出现的空耳梗、飞白梗,和蝶王蝶后洞府中所有人开始无厘头地摇花手等夸张化的笑点塑造方式都是喜剧大赛中最为常见的素描喜剧的创作方式。主创们将这些喜剧创作技巧嫁接在扎实的主线剧情上,同时保证了故事的完整性和有趣性。依托热门IP推出不同形态的衍生内容,能够放大原IP价值,增强用户和IP之间的情感联结。而综艺衍生剧集不仅仅是综艺IP实现多元化发展的出路之一,也是剧集借助IP资源实现破圈的有效策略。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充分利用原综艺IP的内容优势和品牌特征进行开发,又如何保证衍生剧集自身较高的独立性和可看性,二者之间需要做好平衡,避免让衍生剧成为综艺的形式附庸。虽然以上几部衍生剧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成功实现综艺IP的一鱼多吃,为更多类型综艺创作优质衍生剧,尚需行业的持续深耕和不断探索。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