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15岁少女出租车内遭遇不测,哀求司机:师傅帮我,司机:不可能!

时间:03-1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38

15岁少女出租车内遭遇不测,哀求司机:师傅帮我,司机:不可能!

引言:2000年岁末,12月31日那个寒冷的夜晚,一名仅15岁的少女在一辆拥挤的出租车内惨遭拼车乘客侵犯。面对女孩撕心裂肺的哀求,司机却选择了冷眼旁观,袖手不顾。时光流转至2001年4月初,犯罪嫌疑人终被警方绳之以法。随着案件详情公之于众,那位曾冷漠对待受害者、见死不救的出租车司机的行为激起了社会公众的热烈讨论与深度反思。1999年岁末的12月31日凌晨5时10分,北京始发的K101次列车抵达温州站。彼时,晨曦微露,原本稀疏的站前广场人群骤然聚集,朝着出站口蜂拥而去。刘霞紧握行李包带,在人群中奋力突围。她望见周围人们因团聚或重逢而洋溢的喜悦,内心也被微微触动,升起一丝暖意。尽管此刻无人迎接,但她仍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毕竟历经五十多个小时的漫长旅途终于画上了句号。再过几个小时,她就能抵达温岭——那里有朋友殷切的期盼,还有一份心仪的工作在等待着她的到来。15岁的刘霞,来自安徽西部的一隅穷乡僻壤。家境的贫寒让她早早地结束了学业,踏上了打工的道路。她托朋友在温岭一家制鞋小厂为自己谋得一份差事。临行前,老板娘不厌其烦地告诫她:到达温州火车站后,最好选择打车前往,如此方能确保安全。此刻,刘霞立于广场上四下环顾。当她的目光锁定在前方一字排开的出租车时,一抹笑容瞬间点亮了她稚嫩的脸庞。她鼓足力气,将行李拽至出租车上客点。一辆待客的出租车缓缓驶近,司机摇下车窗询问:“小姑娘,去哪?”“我要去温岭汽车站,多少钱?”“大概十几块,按计价器收费。”“十五块太贵了,五块钱行不行?”话音刚落,司机摇头关上了车窗。刘霞顿时有些尴尬,脸颊微热,便拖着行李走向另一辆车。这时,一个高瘦瓜子脸男子走上前来,刘霞警惕地紧握身上的小包。“小姑娘,你要去哪里?”“新城站。”“跟我走吧……”瓜子脸男人准备接过刘霞手中的行李箱。“五块钱可以吗?”刘霞再次试探问道。瓜子脸男人抬眼打量刘霞,短暂的惊讶后,他点头应道:“行。”他迅速提过行李箱疾步前行,刘霞紧跟其后,心想这次总算遇到了个热心人。大约两分钟后,瓜子脸男子将刘霞的行李放入一辆红色出租车的后备箱,随后招呼她上车,并钻进了驾驶座。刘霞留意到副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身着黑色外套、体型肥胖的男子,年纪约摸二三十岁。她迟疑片刻,“怎么还有个人呢?”“正好你们同路,不然哪能这么便宜。”瓜子脸男人笑容满面,似乎生怕刘霞改变主意。在瓜子脸的催促下,刘霞带着一丝犹豫坐进了车内。他打破沉默:“看样子你不是本地人吧?”刘霞羞涩地笑了笑,回应道:“我是来这边打工的。”“你年纪不大,家里人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出来?”瓜子脸关切的话语让刘霞心中一暖。“家里条件不太好,想早点出来赚点钱。”刘霞如实回答。“工作找到了吗?”“找到了,在温岭的一家朋友帮忙联系的制鞋厂……”司机和刘霞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而旁边的胖子始终保持沉默。几分钟后,原本疾驰的车子突然戛然而止,停在了路边。司机下车检查一番,无奈地对胖子说:“轮胎爆了,你挪到后排去,这样车会稳一些。”胖子显然不太乐意,他拍拍大腿,费力地将身体摆正。刘霞往旁边挤了挤,胖子沉甸甸地坐到了她的身边。此时的刘霞并未意识到,一场噩梦即将降临……车再次启动,刘霞瞥了一眼表,时针已指向五点半。黎明前的天空仍是一片阴沉,只有斑斓的霓虹在凌晨街头映照出奇异光影。“你今年多大了?”胖子主动打破车内静谧。“我十五岁。”刘霞放下了戒备,坦诚相告。“这么早到,没人接你吗?”胖子的目光锁定在刘霞的脸庞上。“没有。”刘霞回答后,通过后视镜发现瓜子脸司机迅速朝自己瞥了一眼,然后快速转移视线。顷刻间,车内气氛骤然凝固,几秒钟过去,胖子身体微微晃动,朝刘霞靠拢一步。刘霞本能地往车窗边挪了挪身子。这一微妙变化并未逃过胖子的眼睛,他原本刻意装出的正经面孔瞬间闪过一丝狡黠。“在这儿你孤身一人,不如我们交个朋友,也好有个照应。”刘霞还未来得及回应,胖子的手已搭上了她的肩头。刘霞惊愕万分,立即向后闪躲,胖子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接着是一阵冷笑,那笑声令刘霞不寒而栗。胖子再度伸手袭向刘霞,她迅速将之推开,手肘不小心撞到驾驶座上,反弹回来直接打向刘霞。刘霞再次退避,因用力过猛,胖子失去平衡,顺势压向刘霞。“别碰我!”刘霞的尖叫声终于引起了瓜子脸司机的关注。趁着开车的间隙,他回头瞥了几眼,却始终未发一言。“放开我!”刘霞奋力挣扎,试图摆脱胖子的压制,然而他却固执地将刘霞牢牢按住:“别动,给我亲一口,不然有你受的。”刘霞满脸通红,惊恐地看着胖子那张逼近的脸孔,情急之下,她紧握双拳抵住了胖子的肩头。这一反抗让胖子瞬间暴怒,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扇在了刘霞的脸上。前方瓜子脸司机突然发声:“兄弟,别这样。”这温和而坚定的话语令刘霞和胖子均感意外,刘霞才记起车内还有位看似“好心”的的哥。她泪眼婆娑地恳求瓜子脸:“求你让他放开我!”然而司机并未回应,只是专注驾驶。瞥见瓜子脸的沉默,胖子胆气更壮,再次将注意力锁定在刘霞身上。刘霞泣声哀告:“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保证不会报警。”“放过你?你已经把我惹火了!”胖子恶狠狠地说着,一只手紧紧掐住了刘霞纤细的手臂,另一只手则向她的胸前侵犯而去。刘霞拼尽全力用双脚撞击司机座位,发出求救信号,她深知自己即将遭受侵犯,期盼司机能停车过来援助。然而,司机既未停车也未伸出援手。司机的无动于衷更激起了胖子的嚣张气焰,他决意强行征服刘霞,连续狠扇了她三个耳光。凌乱的发丝遮住了刘霞泪眼朦胧的视线,泪水无声地滑落。“新城站到了。”前排的瓜子脸司机再度出声提醒。“不停,继续开!”此刻,胖子全然不顾瓜子脸的存在,一心只想尽快制服身下的女孩,并认定瓜子脸不敢干预他的恶行。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